五苓散的功效与作用,五苓散方歌方解,五苓散千亿国际案

本文详细介绍了五苓散的功效与作用,五苓散方歌方解,五苓散千亿国际案。之前本站还发布过多篇关于五苓散的临床运用文章,大家可以通过以下链接访问阅读。

延伸阅读:

1、五苓散加减治疗消渴病引起水肿的临床体会

2、五苓散主证病机浅述

3、五苓散治疗水肿验案一则

4、加味茵陈五苓散治疗慢性丙肝102例

5、五苓散组成及加减运用

6、五苓散方歌方解,五苓散原文解读

【原文】
1. 太阳病,发汗后,大汗出,胃中干,烦躁不得眠,欲得饮水者,少少与饮之,令胃气和则愈。若脉浮,小便不利,微热消渴者,五苓散主之。(71)
2. 发汗已,脉浮数,烦渴者,五苓散主之。(72)
3. 伤寒汗出而渴者,五苓散主之;不渴者,茯苓甘草汤主之。(73)
4.中风发热,六七日不解而烦,有表里证,渴欲饮水,水入则吐者,名曰水逆,五苓散主之。(74)
5. 病在阳,应以汗解之,反以冷水潠之,若灌之,其热被劫不得去,弥更益烦,肉上粟起,意欲饮水,反不渴者,服文蛤散;若不差者,与五苓散。(141)
6.本以下之,故心下痞。与泻心汤,痞不解,其人渴而口燥烦,小便不利者五苓散主之。(156)
7.太阳病,寸缓关浮尺弱,其人发热汗出,复恶寒,不呕,但心下痞者,此以千亿国际下之也。如其不下者,病人不恶寒而渴者,此转属阳明也。小便数者,大便必硬,不更衣十日,无所苦也。渴欲饮水,少少与之,但以法救之。渴者,宜五苓散。(244)
8.霍乱,头痛发热,身疼痛,热多欲饮水者,五苓散主之;寒多不用水者,理中丸主之。(386) .| -
9.假令瘦人脐下有悸,吐涎沫而癫眩,此水也。五苓散主之。(《金匮要略》第十二篇)
10.脉浮,小便不利,微热消渴者,宜利小便,发汗,五苓散主之。(《金匮要略》第十三篇)

【组成】
桂枝6g 白术15g 茯苓15g 猪苓15g 泽泻15g

【方歌】
五苓散治太阳府,泽泻白术与二苓,温阳化气添桂枝,利便解表治水停。

【方解】
此温阳化气,健脾利湿之方也。适用于表邪未解,气化失职之蓄水证、水逆证,及阳气虚弱,脾不运化,寒湿内盛之证。临床使用以水肿,小便不利,发热而渴,渴欲饮水,水入则吐,淡嫩舌,水滑苔为目标。

太阳病,发汗过多,可致胃阴亏损。口渴欲饮者,少少与饮之,令胃气和,脾运复,津液四布而病愈。若表邪未解,水气未散,可有脉浮发热,口渴欲饮,小便不利等症状。盖表邪入腑,气化障碍,水蓄于中,则升降失司。下不得输膀胱而小便不利;上难以承津液而口渴不止、饮不解渴。此燥湿不能互化之象,与白虎汤证、竹叶石膏汤之渴决然不同。口虽渴,舌不燥,且多有腻苔或水滑苔。

水逆证,以渴欲饮水、水入即吐为特点。因水饮内停,津液不布而口渴引饮,然胃内蓄水,更无容纳之地,故水入后拒而不纳,随饮随吐,吐后复饮。如此饮水而渴不解,呕吐而水不去,实蓄水之重证也。蓄水,蓄在何地?柯韵伯云“邪水凝结于内,水邪拒绝于外,既不能外输于玄府,又不能上输于口舌,亦不能下输于膀胱”,不能下输膀胱,膀胱焉能蓄水?若蓄膀胱,应有小腹胀、小便不通、尿潴留之症。临床观察,实蓄于胃肠道及组织内,乃州都气化失职所致也。故温阳化气,行水散饮,恢复州都之职,方可输精于皮毛而表证解,下输于膀胱而津液下,水精四布而口舌和。

水泻证,表现为大便泻水,小便极少,甚者全无,为脾胃功能失调所致。水泻甚者,大量水分排出,临床表现与蓄水证相似,亦口渴思饮,小便不利,然病机却不尽相同。蓄水证为水饮蓄积于胃,津液不得输布而口渴欲饮,小便不利;水泻证则为水液偏注于肠,津液亏损而口渴欲饮,小便不利。皆为胃肠道水液过多,机体津液亏损。故蓄水证、水逆证,及水泻证治法相同,即温阳化气,通利小便以维持体液平衡。方中桂枝既能解表达邪,以开外窍、凿水源,又可温阳化气,以温州都、利水道。先哲谓水得以长流者,火为之蒸动也。无火则水不行,无土则水泛滥,是以合白术、茯苓、猪苓、泽泻,崇土健脾,燥湿利水。故无论有表证之蓄水证、水泻证,及无表证之水饮内停证,用之皆可。

湿气内胜,阳气阻遏,脾运不健亦系五苓散之适应证。临床之纳谷不香,腹部胀闷,肠鸣漉漉,身重水肿,小便不利,大便溏泻,口渴不思饮,更不思冷;舌淡润、苔白腻或水滑舌;腹诊,腹壁软弱无力,心下有振水音,脐下动悸者;及胃浊上逆之呃逆,恶心,头痛,眩晕,耳鸣,癫痫皆属之。本方温阳化湿,崇土填臼,脾健湿去则诸症自愈。《金匮心典》云:“平日土德不及,而湿动于中,由是气化不速而湿浸于外,外内合邪,为关节疼痛,为小便不利大便反快。治之者必先逐内湿而后可以除外湿。故曰当利其小便。”是以有“治湿不利小便非其治也”之说。

386条之霍乱,为水饮停蓄,升降悖逆,挥霍撩乱。症见发热、头痛、身痛、上吐下泻。即今之急性胃肠炎,非霍乱弧菌之霍乱病也。其病机与水泻证相同。现代千亿国际学认为胃肠吸收功能降低,水饮滞留胃肠,胃逆蠕动则呕吐,肠蠕动加快则泄泻;组织细胞缺水,通过神经反应,表现口渴欲饮。同时利尿中枢高度抑制,大量水分被肾小管重吸收,不从小便外排,此口渴、小便不利形成之机理也。五苓散既能提高小肠吸收功能,使缺水组织得以灌溉;又能使组织中多余水分予以排出。有此双向调节功能,临床既用于脱水,亦用于水肿;既可治多尿,又可治少尿。其原因所在,即化气利水。

【制服】
共研细末,一日三次,每次6g,米汤送服。并多饮开水,汗出则愈。亦可煎汤服之。

【功效主治】
1. 外有表证、内有蓄水:头痛发热,小便不利,烦渴饮水,水入则吐。
2. 霍乱:上吐下泻,头痛,发热,身疼痛,小便不利,渴欲饮水者。
3. 心下痞,渴而口燥烦,小便不利者。
4.痰饮,脐下动悸,吐涎沫而头眩。
5. 水肿,身重,小便不利。

【加减】
1. 无表邪,或热盛者,减桂枝(四苓汤)。
2. 虚人晨起面、目胞肿,加人参(春泽汤)。
3. 发热,泄泻,口渴,热多寒少,加小柴胡汤(柴苓汤)。
4. 湿邪化热,加寒水石、石膏滑石(桂苓甘露饮)。
5. 阳虚寒湿之腰足冷痛,加附子、苍术(苍附五苓散)。
6. 黄疸,加茵陈(茵陈五苓散)。

【禁忌】
1. 小便通利者,忌之。
2. 舌红少津者,忌之。
3. 口苦,喜冷,舌苔黄燥者,忌之。

【类方】
1.猪苓汤:同可治小便不利、渴欲饮水。不同者,猪苓汤证属阴虚而水湿内停,必有尿频,尿涩痛,尿短赤之症。
2.真武汤:同可治水肿,小便不利。不同者,真武汤证为阳气虚弱,不能化气利水,故有畏寒肢冷,脉象沉细等阳虚证状。
3. 白虎汤:同可治发热,烦渴。不同者,白虎汤证属阳明热盛,津液损伤,必有大汗出、不恶寒、反恶热、脉洪大等症状。

【临床运用】
1. 呕吐半月,胃胀时呕,吐水则胀减,水食难入,小便不利,身热,脉浮数。反胃。心下雷鸣不舒,食辄胀满,吐而后快,吐后则思水,饮水却不吐,脉浮迟,舌白润无苔。(《治验回忆录》)
2. 悬饮。(《经方发挥》)
3. 治眼患,以发热、消渴、目多眵泪、小便不利为目的。(《皇汉千亿国际学.类聚方广义》)
4.治诸湿腹满,水饮水肿,呕逆泄泻,水寒射肺,或喘或咳,中暑烦热,身热头痛,膀胱积热,便秘而渴,霍乱吐泻,痰饮湿疟,身痛身重。(《千亿国际方集解》)
5.大便泻水,小便全无;头晕咳嗽,呕吐腹胀,小便短者;霍乱吐泻,思饮冷水者,湿伤脾阳,腹膨胀者;寒湿内盛之霍乱;瘦人脐下悸,吐涎沫,兼巅眩之水证;水蓄之疝;湿聚之肿;小儿吐泻、发搐,有痰者;湿泻久泻。(《伤寒论类方汇编》)
6.胃弛缓、胃扩张、胃下垂等胃中有振水音者,流行感冒性浮肿、肾脏病,或心脏瓣膜病伴起之浮肿,霍乱、急性胃肠炎瘥后之口渴、尿量减少、水样性下利。(《古方临床之运用》)
7.治脱发,如无太阳经病,单纯脱发服之有效。若脱发处光亮,微凹者,效果不佳。(《辽宁中千亿国际杂志》1982;10)
8.肾病,尿路感染,产后尿潴留,水肿,反胃吐蛔,暴盲(视神经乳头炎。)(《伤寒论方运用法》)
9. 小儿遗尿,老人前列腺肥大、夜尿多。(《中千亿国际杂志》1994;5)
9. 尿崩症。症见多饮多尿,舌淡白滑苔。四剂即愈。(《伤寒解惑论》)
10. 失音四月。伴口渴欲,眩晕,小便不利,舌淡嫩,水滑苔,脉沉。五剂而愈。(《北京中千亿国际学院学报》1989;3:20)
11. 耳鸣。伴小便不利,舌淡红,苔白,脉浮。(《新中千亿国际》1989;5:47)
12. 误下胀满。伴呕逆,小便不利,口不渴,脉弦滑。(《谢映庐千亿国际案》)
13. 胞阻。妊娠四月,小溲点滴不通,少腹胀痛,脉细而涩。(《余听鸿千亿国际案》)
14. 湿痹。手足疼痛,四肢重滞,脉沉缓而弱。(《醉花窗千亿国际案》)

【五苓散千亿国际案】

1. 黄疸

张老师之叔,46岁。发热,不思饮食,自视感冒未予寻千亿国际,以待自愈。然“感冒”非但不愈,且渐显身黄、目黄、小便黄,始知非感冒也。张老师邀余出诊,患者蜷卧于炕,神疲懒言,舌质淡,苔白腻,根甚厚。面黄既非橘色,亦非晦黄,其色介于二者之间。询知脘腹胀满,嗌不容粒,恶心欲吐,口干不欲饮,小便黄赤不利,大便三五日一行,不干秘。下肢水肿,压之成凹。诊得脉象沉缓,触知腹胀甚,无压痛。

黄疸一症,首须分辨阳黄阴黄,余听鸿先生云:“阴黄色淡而泛青,脉细肢倦,口淡舌白,小溲虽黄,而色不甚赤。阳黄如橘子色,脉实身热,舌底稍绛,苔腻黄厚,汗黄溲赤。虽诸疸皆从湿热始,久皆变为寒湿。阴黄亦热去湿存,阳微之意也。”本案腹满不食,呕恶、水肿,脉缓苔腻即热去湿存,湿浊中阻之症。而茵陈蒿汤、桅子柏皮汤为湿热蕴盛之黄疸方,故非所宜也。治宜温阳化气,利湿退黄。拟:

桂枝10g 白术15g 茯苓15g 泽泻15g 猪苓15g 茵陈30g 五剂

二诊:黄疸轻,胃口开,诸症皆减。守方七剂。

按:舌苔滑腻,呕恶腹胀,小便不利,为水湿内停之症。水湿内停源于气化不利,故用五苓散化气行水,加茵陈利湿退黄。

20世纪70年代初,公社卫生院既无超声机,亦不能作肝功能检验,连千亿国际生亦不懂两对半检测,症状消失即视为痊愈,能坚持服药十余剂,亦算不易,难谈长期保肝。

2. 尿频

王某,男,66岁。有尿频之苦,入夜尤甚,多达6〜8次。刚有睡意,即欲小便,尿且不畅,须待两三分钟。尿后余沥不净,会阴部憋胀,腰脊疼痛,口干思饮,时有耳鸣。血脂、血糖数值皆正常,B超检查,前列腺68mmx57mm。一千亿国际见前列腺肥大,投前列康、男康,不见好转。一千亿国际认为肾阳虚损,与服金匮肾气丸、脾肾两助丸,症状如故。四处求治,其效甚微,如是抱疴不瘳,萎顿八年,于2005年8月9日来诊。苦于市区公厕甚少,不便上街云云。望其隆准颐丰,颜面红润,舌淡红,苔薄白。诊脉沉缓。久服肾气丸不应,知非肾气虚弱。知饥思食,大便正常,亦非中气不足溲便以变之证。非脾非肾,何以使然?踟蹰再三,唯从水饮代谢中求之。《素问·经脉别论》云:“饮入于胃,游溢精气,上输于脾,脾气散精,上归于肺,通调水道,下输膀胱,水津四布,五经并行。”可见水饮代谢脾肾之外,复与肺、膀胱有关。肺为水之上源,今不见肺过,当寻求膀胱。《素问·脉要精微论》云“水泉不止者,是膀胱不藏也”,口干,欲得饮水,亦皆气化不利之症。如是知尿频、尿不利、尿余沥,皆缘于膀胱也。仲圣五苓散为膀胱气化失司之治方,遂照搬原方:

桂枝6g 白术15g 茯苓15g 猪苓15g 泽泻15g 三剂。

二诊:尿频、尿不畅略减,气化已启,守方续服。

三诊:五苓散改汤已服18剂,夜尿减为2〜3次,尿等待、尿不尽亦明显减轻,腰痛已止,仅会阴部微胀而已,嘱原方再服五剂。

3. 水肿

张某,女,7岁。素日饮食不节,加之玩耍坐卧于湿地,时已仲秋,闷热不减盛夏,其脾阳受困,由斯可见。晨起,睑下肿如卧蚕,全身亦肿,小便减少,大便稀溏,纳谷不思,神疲嗜睡,舌淡嫩,苔薄白,脉缓无力。化验小便:尿蛋白++、红细胞++。

观其脉症,知系脾虚湿盛。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云:“诸湿肿满,皆属于脾。”脾虚则土不制水,致其泛滥成灾。治当补中健脾,温阳化湿。即俞昌崇土填臼之谓也。拟五苓散加减:

党参10g 白术10g 茯苓10g 桂枝3g 泽泻10g 茅根10g三剂,忌盐及高蛋白食品。

二诊:小便增多,水肿已散,胃纳增加。化验小便:蛋白-、红细胞+。拟:

原方三剂。

三诊:诸症悉已。尿常规检查,已属正常。因服药艰难,嘱其饮食起居予以调理。

4. 泄泻

康某,男,39岁。2008年7月12日初诊。脾素虚寒,食生冷、或油腻稍多即泻。一周前空调室内着凉,随即发热、头晕、泄泻。服藿香正气水、庆大霉素热退泻止。昨又泻,水便如注,日四五行,便前肠鸣、腹痛,微后重。饮食尚可,口苦,口不渴,不恶心,不嗳腐。望其面色淡黄不华,形体消瘦,舌淡红,苔薄白。诊得脉来弦细,腹软无压痛。

脾阳素虚,寒自内生,即使外无寒湿之袭,亦自可为病。今虽暑夏,空调阴冷乘虚而犯,卑监之土遂有寒湿之变,故健脾阳、祛寒湿为本案之治。然暴注下迫,口苦又为邪热之象,如是则需寒热共施。拟:

桂枝10g 茯苓15g 猪苓15g 泽泻15g 苍术18g 黄连6g 木香6g 三剂

二诊:泄泻止。方减黄连,续服五剂,务求脾土备化。

——本文摘自《经方躬行录》

  1. 五苓散的功效与作用,五苓散方歌方解,五苓散千亿国际案一文由发表,如发布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删除,我们将及时处理!站长邮箱:fajueziyuan@qq.com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