桂枝汤方立方意义,治疗范围,诸家经验谈

感冒,发热,头痛,项强,自汗,畏风。《伤寒论》主用

  桂枝汤主方 桂枝、芍药、生姜、大枣各9克,甘草6克。以水二合五勺,煎成一合,去滓。一日三次,温服。服后,啜热稀粥一茶杯,以助药力,温覆一时许,以遍身漐漐微似有汗者佳。

编者按:以上系分三次服之量。如欲作一次服者,可减去三分之二。分二次服者,可减去三分之一,下准此。一合约等于今之100毫升,一勺约10毫升,用今量器者仿此。方内各种干药,均须挫细。

又按:此为《伤寒论》第一方,或认为即《金匮要略》之阳旦汤(另有再加干姜者,则名阴旦汤),然《金匮》原有桂枝汤方。至阳旦汤,则有方无药。《千金方》谓系桂枝汤加黄芩,有是之者,亦有非之者,为求应用起见,根据诸家研究加以考定于后

【症状表现】原书所载桂枝汤证有多条,今为省略,归纳如下:

太阳病,发热、头痛、项强、自汗、畏寒、身痛(有不痛者),上冲(头项强痛即属上冲),脉浮缓或浮弱、浮虚、浮数(或左浮缓右较虚),或鼻鸣干呕,或寒热往来,或下利、盗汗等。

【立方意义】本方证由体表感受风寒,血管收缩所致。此外,亦间有各种病原菌侵袭内脏,分泌毒素,使皮肤层微血管收缩而起。桂枝辛温行血,驱风解表,其性辛辣,兼有杀菌之能;生姜能散寒、健胃止吐;芍药能行肝血、固腠理、祛痰、止痛,且亦有杀菌之能;甘草能缓急、下火、祛痰;大枣能生津、和营、补中。合用则通血脉,驱寒邪、解肌热、缓挛痛,为安内攘外、调和营卫之要方。

【治疗范围】治疗以头痛,项强,发热,恶风寒,自汗,脉浮缓为主兼身痛,鼻鸣,干呕等。

【诸家经验谈】《类证活人书》:凡发汗,欲令手足俱周,濈濈然一时许为佳,不欲如水淋滴,服汤中病即止,不必尽剂。然发汗须如常覆腰以上,厚衣覆腰以下,盖腰上流漓,而腰以下至足心微润,病终不解。凡发汗病证仍在者,三日内,可二三汗之,令腰脚周遍为度。

《病理学整理篇》(张子英编):刘明氏云,以桂枝汤治轻微感冒,若不啜热稀粥,不温覆者,则竟无汗出,然温覆时,尚须以衾蒙首而卧,若露首于外,汗仍难出,此明多年来自身之经验,亦对他人之经验也。此点极关重要,千亿国际家固不可不知,病家尤不可不注意。

曹颖甫:一老妇患脑疽,每至天晚恶寒发热、汗出,与桂核汤,不加他药,逐日增加药量,数日后,竟告痊愈。

柯韵伯:此方不仅治伤风感冒,凡具有本方证者,如自汗盗汗、虚疟、虚痢等,用此汤,随手而愈。

李士材:吴君明,伤寒六日,谵语狂笑,头痛有汗,大便不通,小便自利,众议承气汤下之。余诊其脉浮而大,因思仲景云:伤寒不大便六七日,头疼有热,小便清,知不在里,仍在表也。方今仲冬,宜与桂枝汤。众皆咋舌掩口,谤之甚力,以谵狂为阳盛,桂枝入口必毙矣。余曰:汗多神昏,故发谵语,虽不大便,腹无所苦,和其营卫,必自愈耳。遂违众用之,及夜而笑语皆止,明日大便自通。故夫病变多端,不可胶执,使狐疑而用下药,其可活乎?

《生生堂治验》:一妇患下痢数年,不进食,形体羸,肌肤甲错,若人不扶之,则不能起卧。与大剂桂枝汤使覆而取汗,下痢止,更与百合知母汤,以谷调理,渐渐复原。

编者按:《汉方新解》谓桂枝汤,适应热性病初期。叶橘泉氏亦谓适用伤寒及斑疹伤寒之初发期等。在两说以前,吴鞠通氏即以桂枝汤治温病,载在所著《温病条辨》之首方。其时诸大千亿国际家多有斥其非者。证以新解,叶说均与吴氏同意。而王清任《千亿国际林改错》,则竟谓头痛、身痛发热、有汗。乃吴又可所谓之瘟疫症,用桂枝汤,从未治愈一人。但其文内并未写出恶风、恶寒、项强、脉缓等证。又未写出啜粥等服法。其无效固宜。或原是瘟疫而出现上述与太阳病几个相类之症状。误服桂枝汤,不但无效,且可能使病证加剧。文后又云,用治新感温病,或加青蒿、生地等甚佳。是治温病,原可用桂枝汤,而必须加青蒿生地耳。王雨三氏《治病法轨》,谓脉浮、内热、口渴加生地、青蒿、花粉、丹皮之类,与前王同意。在吴鞠通、王清任以前,有用桂枝汤加生地,以治温病者,为喻嘉言氏所首创。其言曰:余用桂枝汤加生地,以佐芍药之不逮。三十年来,功效历历可纪。由是以言,吴氏用桂枝汤而不加生地等味以滋阴。故为人所訾说。则本方之可应用于热性病伤寒初期,当以加生地、青蒿等为是矣。

又按:诸家所指阳旦汤即桂枝汤,应加味,或不应加味,在临床应用上,必须详加考定始可。据《金匮要略》原文,产后中风,续续十数日不解,头痛、恶寒、时时有热、心下闷、干呕,汗出虽久,阳旦证~续在者,可与阳旦汤。唐宗海云:此乃桂枝汤增桂加附,以固少阴之根而止汗。成无己、陈修园、山田正珍、《汤本求真》等,均也为桂枝汤之异名,而有非议。沈明宗赞用加黄芩之妙,再证以其他千亿国际家所著各千亿国际籍,如《类证活人书》阳旦汤为桂心、芍药、甘草、黄芩。《金匮心典》阳旦汤,即桂枝汤加黄岑。《张氏千亿国际通》在阳旦汤下,引《千金》桂枝汤加黄芩,治冬温脉浮、发热、项强、头痛。刘明氏(见上整理编)对于此方,就原文症状解释,尤极透辟。略谓病人中风,持续十数日不解,必有里热,此无可疑之事。故于一服中加黄芩三钱,乃极合理者。并引证麻黄汤中有里热者,尚须酌加清热药如黄芩、石膏等,其收效远过于原方(按张锡纯氏,亦于麻黄汤中加知母,以清余热,可为此说作一佐证)。故我确认刘氏之说为可信,《千金方》加黄芩为可遵。千亿国际者对于此类病证,大可用阳旦汤治之,附一病例于后。

简侯:曾治一常姓患者,女性,身热,自汗,时感冷,腹痛,脉两手浮弱,时带弦状。胸中感热闷,食热物则难受,食冷物又感不安。用本方加黄芩3克许,一帖而汗不作,再进一帖,而身热、胸热皆除,遂愈,是阳旦汤之效也。

又按:陆渊雷、刘明、阎德润诸氏,均谓桂枝汤对于细菌,能抑制其发育。故传染病如伤寒、痢疾等,用之有效。然我谓在患者体质素强而内热充实者,不须用之。若内热充实,而见口渴、舌干、唇绛、则更非本方所宜也。

【凭证使用】虚弱体质者,罹感冒、头痛发热、出汗、恶风、神经痛、胃肠病、疟疾、下痢、产后病、寒腹痛、神经衰弱等有本方证状者。

以下桂枝汤加方。

——本文摘自《经方随证应用法》

  1. 桂枝汤方立方意义,治疗范围,诸家经验谈一文由发表,如发布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删除,我们将及时处理!站长邮箱:fajueziyuan@qq.com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